html模版靜電除油機《歡樂頌》五美劇情太作,這才是上海90後的真實生活


大概是去年6月份的時候,大臉妹(同學)跟我說:“園園,最近有個電視叫《歡樂頌》你快看啊,超級好看,感覺跟我們的生活好像啊”。

《歡樂頌》五美,這容貌我們自然比不上

當時看第一季邱瑩瑩和關關剛來上海實習,不敢多吃不敢亂買東西,為工作巨大壓力而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卻莫名的戳中瞭我的淚點。

邱瑩瑩的傻乎乎跟我們當年如出一轍

可是看到《歡樂頌2》的時候,就覺得這個節奏完全失控瞭,用小扁豆的話來說:“沒啥看頭瞭,純粹是為瞭狗血而狗血,太過於偏離現實,還不如我們的劇情精彩”。

那上海90後真實生活狀態是什麼樣子? 我覺得我們姐妹五個可能是最有發言權的瞭。

因為我們都是從農村走出來的高中同學,在不同的城市上完大學後,又相約在魔都這個大城市努力打拼,完完全全的赤手空拳,一點點的在這個冷漠的城市建立起來的幸福感。

其中的酸楚,屈辱,歡樂,失敗,焦慮等等隻有我們自己知道。

先給大傢來個集體照,雖然沒有五美漂亮,可是我們依然想認真的打扮,努力呈現自己最美的一面,哇哈哈哈............

芳哥當天有事,佘山玩樂那天缺席

這張差瞭一個芳哥(女,程序員)。其她四人都在,從上到小,從左到右依次是小扁豆的朋友,我(小文案),瑩瑩(采購),大臉妹(外貿業務),小扁豆(銷售)。

這張已放不下我的臉

下面補一張芳哥的性感照,因為我們在上海的精彩故事,都是以她為開頭。

這眉毛畫的真是霸氣(土),一看就是幹大事的芳哥

芳哥算是我們來上海的領路人,她比我們早畢業一年,最先來上海,當然也是最苦逼的一個。

我最開始投奔芳哥時候,我看到她們租的16平米的房子放瞭兩張床,已經住瞭三個人,我當時內心是嫌棄的,怎麼搞的跟農民工一樣。然而芳哥說就這16平米的房子,還1900一個月不包括水電費,9號線的楊思站東方吉苑小區,這個位置算是比較偏的。

這個就是我們當時住的房子,赤腳踩蟑螂,沒錯,是我

留下我一個人目瞪口呆,這什麼房價啊?搶錢啊?但是請記住,這個房價是兩年前的。

這麼性感的碎花(土),芳哥說她不知道什麼是美,這點我是信的

芳哥跟我們回憶她一個人剛開始來上海的時候: 和六七個人擠在不到十平米的房子打地鋪,房東查人的時候,偷偷的躲在櫃子裡,都不敢呼吸。當時我們都眼眶濕潤。

沒錯,就是《歡樂頌》中安迪上班的地方,芳哥日常辦公的地方

即使通過兩三年披荊斬棘,現在成為上海凌空soho大樓 X 程的測試主管,月收入幾萬,依然很低調。

並不是什麼名牌傍身,香水酒吧。照樣是每天跟我們一樣,在地鐵上被人群擠到臉貼在門上,匆匆忙忙上班,開開心心擼串。租房搬傢什麼的,還是舍不得請車,自己坐地鐵一趟趟的運輸,我們都問她,現在都有錢瞭,幹嘛還這麼省,她總回一句:“窮怕瞭....."

性感與風韻並存,我最美大臉妹

名字是因臉大而來,哈哈哈

第二年,我和大臉妹稍微有些經濟基礎的時候,就搬出來瞭合租。

她絕對是個奇葩,活潑外向,也是我見過少有的能把牛逼吹的清新脫俗的,英語口語很好,所以做外貿業務很順暢,隻是客戶一直不結款,所以,一年中有大半年處在催款狀態......

大臉妹最喜歡的一首歌

宇宙你臉最大,最美

有次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吵架瞭,我自己吃飯看電視,吃完飯發現她不見瞭。我打電話問她去哪瞭,她跟我說她離傢出走瞭,我下去的時候發現她在小區門口來來回回晃悠半小時瞭,就等著我去請她回傢。

回到傢的時候,她自己都笑瞭,還說我反應太遲鈍瞭,她在外面凍半天瞭。她還準備打電話通知我一聲她離傢出走瞭,在門口等著的,我要笑噴瞭.........

顏值扛把子

瑩瑩

我們五個人中性格最柔和的一個,話最少,但是最貼心。

她有一個暖萌暖萌的男票,廚藝極好,所以,每到周末假期,基本上她傢就是我們的大本營。

瑩瑩傢在九亭,佘山玩後,就在她傢搭夥做飯瞭

簡簡單單的一頓飯,我們吃的超開心

小扁豆

打不死的小強就是她,真是我就見過最百折不撓的女人,體重80斤,但是能量爆棚。苦逼的銷售,基本每天都遊離在上海的郊區郊區,鳥不拉屎的地方,見客戶經常被放鴿子,有的時候連吃飯坐車的地方都沒有。

有人說像王祖賢,有沒有?

小扁豆看著精明能幹,其實也是一點點在掉坑爬坑中摸索出來的,比如說:領導讓填寫調查問卷對公司的不滿,她很誠實的寫下 ”周六加班,不準遲到,不合理",然後很快就被領導叫進去談話瞭。相信領導,不行瞭,我憋不住瞭.......

即使用盆吃飯,也胖不瞭的女人

記得她有次迷路,是被路邊拾破爛的老爺爺,用小破三輪車給撿回城裡的。

佘山拍的照片我

我在她們眼裡是腦殘,不用操心,不用動腦,就能得到很多那種人。

所以經常會被懟,被嫉妒,哈哈哈

佘山拍的照片

其實我隻是不記仇不記事而已,正和別人吵著架,三分鐘後卻死活記不起來剛才是為什麼事吵架,並沒有刻意去忘,是真心不記得剛剛發生瞭什麼,懷疑自己老年癡呆。

顧村公園拍的照片

第一年來上海工作的時候,小心翼翼,生怕工作中有一絲絲疏忽,工作量超大,壓力超大,卻不知如何排解,以至於有一年的時間,我額頭上爆痘厲害,整個毀容。

顧村公園拍的照片

現實版五美

我還想說,在上海的工作沒有穩定一說,不上進不努力,隨時就有被踢出局的可能。即使X程的主管,手機也得24小時待機,隨時等候處理緊急事件,半夜被催起來是常有的事,半小時不到達事發現場,事件升級,承擔後果。

在上海生活沒有一勞永逸,我們來瞭上海三年左右靜電油煙處理機,我每年搬傢不下兩次,換工作也很頻繁。

在上海租房,是一件讓我尤其反感和害怕的事情,牽一發而動全身,換完工作換房子,換完房子換工作,或許隻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六月份來靜電除油煙機價格瞭,又有一批懷抱夢想的人闖蕩大都市,真實生活中的雞毛蒜皮,辛酸苦辣你們自己去品味吧。

最後,我就想問,有沒有人跟我感同身受的?或者說你們覺得我們超土的?還是說你們寧願相信《歡樂頌》裡的腦殘片段,也不願承認自己的苦逼?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安安靜靜的

dc6wdpg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