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同時投資瞭《人民的名義》和《戰狼2》,人們為什麼願意相信?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國企業傢。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在進入演藝圈這條路上,高亞麟其實經歷瞭不少曲折。/文|張秋穎

昨天下午六點,電影《戰狼2》票房超過50億,創造瞭中國電影票房新的紀錄。同時,導演和主演吳京也成為瞭最炙手可熱的電影人。

吳京日前接受專訪,和銀幕上那個正義感爆棚、陽剛耿直的冷鋒相比,現實中的吳京更加陽光直率。

有意思的是,近日,一個關於“高亞麟成為2017年影視投資最大贏傢”的新聞,突然鋪天蓋地火瞭起來。


高亞麟對觀眾來說,是熟臉瞭。他曾在《傢有兒女》裡飾演爸爸夏東海、在《人民的名義》裡還客串過貪官劉新建。更重要的是,他還是《人民的名義》的投資人。

如果說《戰狼2》是今年最火的電影,那麼《人民的名義》就是今年最火的電視劇,收視峰值曾破7,創下近十年國內電視劇史最高紀錄。

而且,在《人民的名義》裡爆火的達康書記,也參演瞭《戰狼2》,網友們紛紛評論,達康書記拿著AK在守護非洲的GDP。

高亞麟投資《戰狼2》的消息,起源於《戰狼2》的制作發行公司名單,其中有一傢叫“嘉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高亞麟投資《人民的名義》的“嘉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名字一樣。

但是,中企哥查詢對比發現,高亞麟的公司全名叫“天津嘉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公司的法人代表是他老婆時瑋,而這個投瞭《戰狼2》的嘉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叫莊德。




截圖來源:企查查

澎拜新聞還專門詢問瞭高亞麟方面的工作人員,得到的回應是沒有投資。

所以,投資瞭《人民的名義》的高亞麟,也投資瞭《戰狼2》,這隻是網友們的一個美好願望。但是,人們為什麼願意相信呢?

作為演員,高亞麟知名度最高的角色就是《傢有兒女》裡的爸爸。

這部傢庭情景喜劇陪伴瞭很多90後、00後的餐桌時光和暑假,尤其是2005年至2009年,打開電視機,拿遙控器隨便換換臺,都是他。

那時候開始,很多人都知道瞭“夏東海”,知道瞭“劉星、小雨、小雪的爸爸”,那是高亞麟的第一個人生巔峰。


自《傢有兒女》之後,高亞麟近十年來一直沒再有更火爆的作品,直到今年《人民的名義》爆火,才迎來第二個小巔峰,在《人民的名義》中,高亞麟一改人們印象中溫和開明的“爸爸”形象,飾演瞭貪污7個億的國企老總劉新建,因為對眼神和表情拿捏到位,許多人對高亞麟的演技大為贊嘆,還被網友做成各種表情包。


很多人不瞭解,其實高亞麟在演《傢有兒女》之前,一直都是“壞人”專業戶,比如《亂世英雄呂不韋》中的嫪毐,《大腳馬皇後》中的孫芝山,《十八羅漢》中的汪如泉,《鄭成功》中的鄭泰,甚至還在《三國演義》中也演過壞人,高亞麟和薑超(情景喜劇《武林外傳》中的李大嘴),演呂佈的兩個叛將,把呂佈綁瞭獻給曹操…

《人民的名義》也讓他的天津嘉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出現在公眾視野。這個公司成立於2015年8月6日。而這次,他的身份,除瞭演員,還是投資人,並首次擔綱瞭制片人、發行人、出品人。

據說,他投資《人民的名義》,是因為仗義。

2015年,高亞麟從南京演出完話劇後,在回京的高鐵上偶遇瞭李路,兩人就坐在一起互聊瞭近況,聽李路談到正在籌備的新戲正是由自己仰慕已久的著名編劇周梅森老師親手執筆,十年磨一劍精心打造的反腐力作《人民的名義》。主旋律的電視劇歷來不被市場看好,但高亞麟卻當即拍瞭板,表示資金缺多少,自己就出多少。

他篤定這件事值得做,“這個風險非常大,幾乎回收成本的可能都沒有,就不要說盈利瞭。而我們公司當時剛成立,我跟李路導演有共同的心願,是想做一個像《大宅門》,或者是《北平無戰事》這樣的一個好劇。就覺得劇本這麼好,我們認認真真打造一個盈利不是目的,就是隻是想做一個好作品,想得名。”

雖然,高亞麟決定瞭“不以盈利為目的”,命運卻偏偏送他一筆大禮。

高亞麟的公司在《人民的名義》中投資占比達40%,使得他成為該劇占投資比例最多的投資人。毫無疑問,高亞麟成瞭這部劇最大的贏傢。

《人民的名義》其實已經是李路和高亞麟的第三次合作,李路在談到高亞麟時表示:作為一名身兼編劇、導演、演員的多面手,高亞麟低調謙虛,對待工作認真敬業,如今轉型成為出品人,也是在意料之中,因為高亞麟身上完全具備一名出品人所應具備的能力和素質。

但在進入演藝圈這條路上,高亞麟其實經歷瞭不少曲折。

1972年,高亞麟出生在山東淄博的一個充滿文藝氛圍的傢庭,父親是是文工團的導演,母親是是文工團的舞蹈編導。參軍之前,高亞麟從沒覺得父母對他產生什麼影響,打小就經常出入文工團,平時喜歡彈吉他、唱歌、跳霹靂舞的他從沒覺得這些有什麼稀奇。

直到1990年3月,高中畢業的高亞麟原本打算報考體育院校,但在父親建議下,報考瞭北京電影學院的編導系,但沒有考上,於是,高亞麟選擇瞭入伍參軍。如今看來,命運似乎讓高亞麟繞瞭好多圈,最台中月子中心比較終還是走上父親建議的這條路。

進入軍隊後,高亞麟才意識到自己平時玩的那些也算是“特長”。“因為會彈吉他,我在新兵連特別吃香,因為好多班長都想學吉他,包括炊事班長。”在一次采訪中,高亞麟回憶道,“總能吃個雞蛋啥的。”

也正因為這些文藝特長,剛進新兵連不久的高亞麟從電子對抗營調到瞭軍業餘文藝宣傳隊。

在自己擅長的領域,經常給戰友們唱歌、表演,高亞麟的第一年軍隊生活還算快活。

1. 從文藝宣傳隊到軍藝:“寧做雞頭、不做鳳尾”

第二年,在軍隊裡已然成為小“明星”的高亞麟,得到部隊領導的支持,打算考取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的表演專業。

文化課考試毫無壓力,高亞麟順利通過。第二場專業表演考試中,高亞麟拿著爸爸給他提前準備好的即興表演和命題表演的題,信心滿滿的到瞭考試現場。

正好撞見瞭跟高亞麟一起考試的洪劍濤,從小演戲的洪劍濤當時已經有表演基礎。看到考試時從容淡定、演技專業的洪劍濤,高亞麟一下傻眼瞭,頓時信心全無,覺得自己在基層部隊表演都像鬧著玩的:“在我看來他根本不用考試,可以直接當老師瞭。另外,當時還有其他專業話劇團的演員來考,我真是情不自禁地感慨——這才是演戲啊,我這簡直就是胡鬧。”


所幸,現場的評委老師當時對他進行瞭鼓勵,讓他隻管放松演,說他們更喜歡“一張白紙”型的。高亞麟心裡這才稍微踏實瞭一些,硬著頭皮上瞭。

最終,解放軍藝術學院是考上瞭。但剛入學的前半年,高亞麟過得並不輕松。一開始對表演沒有開竅,高亞麟連作業都做不瞭,隻能求助洪劍濤。

時間久瞭,就開始逃表演課,甚至打起退堂鼓:“寧做雞頭,不做鳳尾,曾想過別給人拖後腿瞭,回軍裡得瞭。”

從沒想過要留在北京工作的高亞麟,當時想法隻有一個,甭管是服役期滿還是軍藝畢業,完事就回傢,回淄博,根本沒想在外面待。

偏偏就在這時候,轉折又出現瞭。

2.從軍藝到空政話劇團:“哪都不如傢好”

1993年台中月子中心評價,空政話劇團拍演話劇《兵聖孫武》,就到軍藝去挑選年輕的演員到劇組客串,當時高亞麟在期末考試的小品課上表演的大猩猩令人印象深刻,因此被空政選中,並借調到劇組。

排完《兵聖孫武》之後,空政話劇團問他,“是否願意調到團裡來?”空政話劇團,全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政治部話劇團,其許多話劇的演出和電影的放映,都受到過周恩來、劉少奇等黨和國傢領導人的好評。當時,高亞麟還沒從軍藝畢業,在今天看來就相當於接到空政的offer,這無疑是令很多同學羨慕的。

但高亞麟卻並沒有當成殊榮,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回傢,“因為我是特別戀傢的人,覺得哪都不如傢好。”

而當時即使決定留下,也是因為好友洪劍濤留在瞭空政話劇團。高亞麟還特地征求瞭父親的意見,父親給他的答復是:“挺好,留在那兒吧。”高亞麟就問:“留的意思是?我以後在北京啊?”父親說:“你先工作幾年看看,有發展就繼續好好幹,沒發展再回來。”就想:也行,還是能再回去的嘛。

生活常常任性,當你越強烈想要什麼的時候,就偏偏不給你,而等你不想要的時候,它就開始慢慢走近你。

3.從頂著空政台中坐月子中心推薦的光環到跑龍套:“我為誰活著呢?”

進入話劇團之後,高亞麟看到瞭許多演藝界的前輩,包括李雪健、溫玉娟、肖雄、白志迪——今年,白志迪還在《人民的名義》中飾演瞭陳巖石這個重要角色。

平時在電視劇裡的人物突然跟自己成為同事,高台中產後之家推薦亞麟既激動又興奮,常常給傢裡打電話時就說,你猜我今天又看見誰誰誰瞭?據說,毛孩剛進團時就有個經典故事,到食堂吃飯,一進去竟然給嚇出來瞭,看見滿屋子都是大明星,飯都不敢吃瞭。


這樣的興奮在做新人時,持續瞭一段時間,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困惑和迷茫。在滿是明星的話劇團裡,看著別人耀眼風光、名利雙收,而自己卻每天跑龍套、打雜,這樣的環境下呆久瞭,明顯的落差最容易使人找不到方向。

進團兩年多的時候,傢裡傳來姨媽去世的消息,讓高亞麟心情更是雪上加霜,因為姨媽從小疼愛高亞麟,他也一直把姨媽當做另一個親媽一樣對待,本想著在工作上做出成績來,好好孝敬姨媽。父親的電話打進團裡,跟團長商量請假的事。但商量完的結果是考慮到排練任務重,怕影響到高亞麟的情緒,就沒告訴他。等正式演出結束瞭,團裡才通知他回傢一趟,那已經是姨媽去世半年以後瞭。

這件事情不僅讓高亞麟很生氣,而且讓他覺得自己在北京的闖蕩毫無意義,“忠和孝我寧願選擇一項,我這一輩子不能沒有一個說法,我為誰活著呢?當時特別迷茫。第一次開始思考——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我不想這樣過。”

退堂鼓又悄悄打響,這次想歸傢的欲望比任何時候都要強烈。

但隨後,父親和團長都找他談瞭話,“你想好瞭,人生都是這樣的,親人的故去是自然規律,以後也難免經歷,你不能這樣輕易地被打倒,學瞭這行不幹是不是有點可惜?”

左右思索之後,他給自己定瞭一個目標:到三十歲如果還沒混出名堂,就回傢。

再難熬的迷茫期,沒有方向的時候,高亞麟就開始選擇用看書打發無聊的時間。看看看著,就看上癮瞭,“什麼書都看。寂寞嘛,出去玩太貴,玩不起。他們老愛來跟我借書,我就在書架上寫上‘擅動我書者死’,後面還寫瞭三個驚嘆號!”

在空政話劇團的日子,對高亞麟的演藝生涯帶來不小的影響,也培養瞭踏實的性格。“我們團沒有‘窮人乍富’型那種人,也許你感覺這個人好像突然火瞭,一夜成名,但其實大傢都走瞭很長很長的路,都有很多作品。而且,我們是軍人,說起軍人,跟一般明星不同,是有責任感的,是受過部隊集體榮譽感教育的,知道不能自私自利,不能隻顧個人得失,不會在劇組鬧事擺譜,咱沒那個習慣。”

回顧從入伍參軍一年,軍藝學習三年,空政話劇團工作四年(如果包括畢業之前那一年是五年),表面看來,高亞麟一路伴隨著幸運,但其實也能看到這跟台中五星級月子中心他性格裡的踏實、肯下功夫不無關系,雖然伴隨著打退堂鼓的想法,但在任何階段,他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而在幸運降臨時,才因為表現出色而被發現。這大概也是平時所說的“越努力、越幸運”吧。

4.從跑龍套到成為導演:“對演技突然開竅瞭”

千裡馬跑著跑著能遇到伯樂,龍套跑著跑著也遇到瞭伯樂。

1998年,解放軍藝術學院導演專業的帶班班主任是戲劇系的主任盧學公,他受空政話劇團的總政委之托在退休前為部隊培養一批年輕導演。

招生簡章的要求比較苛刻:從全軍招收8名學員,脫產學習兩年,專業院校表演專業畢業,在專業團體工作5年以上,30歲以下的未婚軍官。

那時候,連表演還沒整明白的高亞麟對導演專業絲毫不感興趣,他隻想安安靜靜做好眼前的工作,無論是一個配角還是群演。

但盧學公卻看中瞭他的踏實、愛看書,對他印象深刻,而且招生簡章的條件也全都符合。於是,盧學公鼓動小夥子趕緊報名去參加考試。

而高亞麟卻在看到招生簡章時嚇到瞭,上面明確說明一共8個名額,每個軍區推薦1-2個人。接著就把這事拋到腦後瞭。

結果,考試當天,盧老師發現高亞麟沒有報名,一個電話打進空政話劇團,問他為何沒有報名,高亞麟說自己覺得太難,肯定考不上。盧老師氣的火冒三丈:“你不考怎麼知道考不上!給你們團長打電話,補報,中午12點前把材料報上。”

團長聽說下午就考試的事情,就說瞭一句:“什麼?!你這什麼路數?趕緊趕緊!”隨後是團長親自找上級匯報審批,讓團政治部從速辦手續,有驚無險,高亞麟總算是進瞭考場。

最終,盧老師還是本著寧缺毋濫的原則,隻選瞭6個,其中就有高亞麟,同時也是1998年整個空軍系統唯一就讀導演班的人。

後來,高亞麟也問瞭盧老師,為什麼選中自己,陸老師的回答是:獨立思考能力很強,不人雲亦雲,適合做導演。

進入導演專業之後,從前對表演似懂非懂的高亞麟似乎一下子開竅瞭,從前不懂的東西一下子都懂瞭,導演專業反而打開瞭高亞麟的演員之路。

2000年初,高亞麟還有半年才畢業,被電視劇《亂世英雄呂不韋》的導演周曉文看中,飾演瞭劇中的嫪毐,男女主角分別是張鐵林和寧靜,那時候他們已經是演藝圈的紅人,而高亞麟是從17個候選演員中篩選出來的。


後來的事實證明,嫪毐一角的飾演得到一致好評,高亞麟的演技也有瞭突飛猛進的提升,也成為高亞麟人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傢有兒女》的導演和制片人正是看瞭《亂世英雄呂不韋》才選定高亞麟演瞭“夏東海”。

四部《傢有兒女》之後,近十年來,高亞麟也一直沒閑著。演員、導演、投資人各種角色都能找到他的身影。

今年7月底,高亞麟參加瞭一個為你讀詩節目的音頻錄制,節目中他挑選的是詩人西川的散文詩《俗氣及其他》。

詩中寫道:“俗氣,就是有點人間氣,就是不超前,就是落後時代30秒,但也不能落後太多。說到俗氣——生活俗氣一點就舒服一點,舒服一點就感覺世界美好一點;我每天醒來可不是為瞭看到一個糟糕的世界。如果你認為我已放棄瞭理想,這是你的看法。 你也許會說我這是在湊合,說就說吧。”

不爭不搶,追求踏實,隻求心安,有點俗氣,有點接地氣,這首詩似乎正是高亞麟本人的真實寫照,在微博中,他寫道:俗氣,就是有點煙火氣,我貪戀的就是這點煙火氣。

參考資料:《高亞麟是這樣成名的》來源:軍營文化天地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中國企業傢

(責任編輯:宋政 HN002)


和訊網今天刊登瞭《他同時投資瞭《人民的名義》和《戰狼2》,人們為什麼願意相信?...》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安安靜靜的

dc6wdpg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